Menu Home

马克龙连任胜算高,挑战亦多

马克龙连任胜算高,挑战亦多
【管窥天下】马克龙连任胜算高,挑战亦多  阅读提示  法国大选还有1个月就将举行首轮投票,现任总统马克龙的支持率领先其他候选人。过去4年内,马克龙带领法国经济取得一定成就,法国在欧盟也发挥了更大作用。而在当前危机下,马克龙还可能享受“聚旗效应”的红利。不过,无论谁当选下一任总统,都将面临多重挑战。  3月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式宣布参加将在下月举行的法国总统大选。这标志着法国大选这一牵动今年欧洲政治走向的最大变量进入关键博弈期。

  在当前俄罗斯与乌克兰、俄罗斯与西方冲突全面上升,欧洲地缘政治和安全环境剧烈震荡的背景下,法国因其在欧盟内的领导地位和中心作用,今年的大选备受关注。哪位候选人能在爱丽舍宫争夺战中笑到最后?获胜者又将带领法国及欧盟走向何方?  支持率领先  从目前民调来看,马克龙的支持率和连任概率遥遥领先其他候选人。  美国“政客”网站公布的民调显示,截至3月3日马克龙的支持率为27%,领先排名第二的“国民阵线”党首勒庞(17%)近10个百分点,更遥遥领先极右政治“素人”泽穆尔(13%)、中右翼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13%)、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12%)等人。  虽然从支持率而言,马克龙仅仅得到了大约四分之一选民的支持,但法国的选举制度对马克龙这样有着较好政治基础的现任领导人比较有利。  一般而言,部分法国民众往往在第一轮投票中支持持有极端政策主张的候选人或投出白票,并非全然站到传统政治的对立面,也是对既有体制和传统政党表达不满。一旦进入第二轮投票,他们就会转而支持更“靠谱”的候选人,以求国家仍能在正常轨道上运转。  因此,法国选民在理性和激情、抗议与秩序之间追求微妙平衡的态度,成为抵御民粹主义的“防波堤”,增强了法国政治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预测,马克龙进入第二轮和最终胜选的概率分别为98%和93%。  四年有政绩  马克龙的支持率之所以领先,与他任期内的执政和当前国际形势等因素有关。  首先,法国在马克龙带领下经济取得一定成就。  欧债危机以来,法国因其种种经济结构性问题,作为欧盟经济大国的形象一直被“持续稳中有升”的德国所笼罩,也使得德国逐渐主导欧盟事务的第一话语权,自诩欧盟领袖的法国无奈居于二线。  2017年,马克龙打着变革的口号入主爱丽舍宫,希望通过刀刃向内、直指痼疾的全面结构性改革,扭转法国在出口、竞争力、创新等方面缺乏活力的状况,以再工业化重塑法国经济面貌。4年来,他利用自身“克里斯玛”式政治人物的影响力和共和前进党在国民议会的优势地位,在劳动力市场等方面推动结构性改革,同时促进工业衰退地区吸引新的大型项目,将再工业化与数字化、绿色化的产业变革相结合,为铁锈地区带来就业和希望。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法国在企业救助、就业保障、稳定医疗物资供应等方面迅速制定和执行了一揽子反危机措施,使得法国经济实现较快复苏。2021年法国经济增长率达5.4%,为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最高水平,也高于欧盟平均水平(4.8%)和德国(1.8%),实现了经济总量超过疫情前的目标。  同时,马克龙政府在就业方面也颇具建树。法国官方统计自2017年以来私营部门创造了100万个就业岗位,2022年1月法国失业率降至7%,甚至低于疫情前水平(8.2%)。  其次,危机下的“聚旗效应”有利于马克龙打造“欧盟领袖”形象。  马克龙自竞选到执政一直主打亲欧牌,主张法国领导欧盟重新提振影响力和活力。他提出了一套完善的欧盟深化建设方案,也是近年来欧盟构建防卫合作、“战略自主”、欧元国际化、产业政策、气候领导力以及经济绿色和数字化转型等方面最积极的政策操盘手。  2022年上半年正值法国作为欧盟轮值国,法国积极推进在欧盟既定政策议程上发挥主导作用。面对乌克兰危机急转直下、热战降临的局面,马克龙竭力通过首脑外交协调欧盟和西方立场,使欧盟在危机管控及稳定欧洲安全局势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总体来看,面对疫情、经济、俄乌冲突、能源紧张等多重危机,竭力展示作为的马克龙客观上占据了西方政治学所说的“聚旗效应”红利,即国家面临重大挑战背景下,民众会倾向于选择支持现任来应对危机。正是在俄罗斯在乌展开特别军事行动后,马克龙领先其他候选人的支持率才达到了两位数。  面临挑战多  虽然马克龙连任胜算较大,但在欧洲与世界的“后疫情时代”将要到来、国际秩序和安全架构破而未立的背景下,世界唯一具有确定性的事情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大选鹿死谁手绝难断言。  即使马克龙连任成功,摆在其面前的仍然是重重挑战。  在法国国内,马克龙因亲商业、重效率的政策主张和金融家的经历,而被反对者打上“富人的总统”标签,“黄马甲”运动、反疫苗运动等均表明其在国内推行政策遭遇重重阻力。当前,法国民众经济状况普遍遭遇能源成本飙升、通胀持续走高、贫富差距扩大等挑战,马克龙在稳民心与促改革、节收支等目标之间平衡和腾挪的空间将更趋有限。  而在外部环境方面,俄乌冲突将欧盟彻底推到俄罗斯的对立面和美国的身边,欧洲经济复苏和战略自主的目标,已经被全面制裁和反俄政治所“绑架”,欧盟成为各大国之间“一支自主力量”的愿景正在日益远去。重新校正定位,调整对外关系,将是大选胜利者不得不解决的困局。  (作者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董一凡董一凡 【编辑:叶攀】

Categories: 图说新闻

z0wnbm